EN [退出]
多项式乘以多项式视频>中国新闻

_武大“窝案”:“校贪”现形记

2017-11-20 01:19

武大“窝案”

发布: 2009-10-17 01:05 | 作者: 何勇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百年名校,一朝跌倒。

又是基建入手,巨额回扣;又是里应外合,上可通天;又是左右逢源,屡告不倒。情节似曾相识,手段也不新鲜。难怪案情曝光,“陈、龙”被押,虽然惹来不少关注,却远谈不上令人震惊。

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倘若广大公众对层出不穷的贪腐案,尤其是发生在曾经的“象牙塔”中的贪腐案,已经到了见怪不怪,甚至一笑而过的地步,我们还有什么信念和原则是值得恪守的呢?

但愿百年武大光环的遽然破灭,不会只是引发一阵短暂的喧嚣,然后一切如故。

一线调查

“校贪”现形记

初秋时分,珞珈山下的武汉大学(以下简称武大)仍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

不过,几乎所有进出武大行政楼的人都表情凝重、行色匆匆,位于大楼三层的其中两间办公室——分别属于常务副校长和常务副书记——则大门紧锁。

行政大楼门外,聚集着十多位珞珈时尚广场的商户,他们声称,武大后勤部门下属某电脑公司经营的这座商场,“涉嫌欺诈”。两位警察及若干武大保卫部人员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但未加干预。

商户之一的叶女士,早在今年8月份便前来递交投诉材料,为保安阻拦不得其门而入。当时她坚持留下,直到一位看似校领导模样的人走出大门,她硬是把材料塞到了其随行人员手中。

数天前,武大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和常务副书记龙小乐涉嫌巨额受贿的消息曝光,比对照片,叶女士才依稀想起来,那次让她堵住的,正是刚刚“出事”的陈昭方。

后院起火

随着时间的推移,引起震动的武大腐败案案情逐步披露,但陈昭方、龙小乐二人到底因何东窗事发,一时却众说纷纭。

《中国经营报》记者经现场多方走访独家获悉,导致陈、龙被抓的关键人物,是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江建勤。

10月14日,武大纪委案件检查中心工作人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今年6月份,江建勤就因为涉嫌受贿接受湖北省纪委调查,后来案件移交湖北省检察院,8月份,正式以涉嫌受贿罪名被立案批捕。

记者注意到,武大后勤保障部官方网站上,部长江建勤的照片和相关信息已被撤下。该部人士向记者承认,江建勤“出事”在武大内部不算新闻,但校方一直未对外公布。

知情人士称,出任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之前,江建勤历任武大出版社社长、武大驻京办主任等要职。他“出事”又与其属下一个叫陈发明的副处级干部有关。

曾任武大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的陈发明长期在武大校园内外从事房地产开发,与分管领导江建勤关系密切。据说,江建勤仍担任武大出版社社长时,有一次陈发明手头资金紧张,曾找江借过钱,江批示挪用公款几千万元借给陈,并因此得到数百万元的好处费。

今年上半年,陈发明的情妇因事反目将其举报,并交出陈的“账本”,陈不得不向检察部门交代,由此牵出江建勤,而江又供出了陈昭方。

陈昭方、龙小乐二人被批捕后,中纪委和教育部官员曾召集武大在职及退休的副校级以上领导开会。据与会人士对记者透露,教育部出席领导当时说,“现在武大整体领导班子是好的,是值得信赖的”。

合谋者与利益链

已披露的案情显示,除了沿着陈发明—江建勤—陈昭方、龙小乐这条线索顺藤摸瓜外,检察部门从武汉弘博集团董事长巴能军那里找到了突破口。

据知情人士透露,江建勤直接供出陈昭方,同时也牵扯到了巴能军。仅靠江一个人的口供,检方还不能完全掌握陈、龙二人的犯罪事实。

巴能军发家的秘诀,看上去并不复杂:他掌控的弘博集团,与湖北省内多家高校合作,投资创办二级学院,从2000年的武大东湖分校,再到后来的中南民族大学工商学院和军事工程学院地方学院。

10月11日,武汉大学校长顾海良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陈昭方、龙小乐是在1999年至2000年左右,武大兴建校外学生公寓时出现经济问题的,涉案金额达上百万元。

次日,湖北省检察院方面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检察机关在调查一家民营企业的案件时,陈昭方、龙小乐作为关联人被调查。种种迹象表明,这家民营企业,就是巴能军的弘博集团。

据称,1999年,总造价约4000万元、能容纳3000人入住的武大弘博公寓动工。作为主要投资方,巴能军手头并没有这么多钱,他通过江建勤找到了主管财务和后勤的武大副校长陈昭方,陈以武大名义为其提供了银行贷款担保,弘博学生公寓得以顺利兴建,2001年秋季开学时投入使用。理所当然地,陈昭方和江建勤获得了一笔丰厚的“回报”。

攀上陈昭方这棵大树后,巴能军旗下的民办二级学院投资迅速扩张,8年时间里,3所独立院校、3万名学生,加上后来创建的武汉弘博软件教育学校,总资产超过10亿元、年收入近6亿元的“弘博教育王国”显山露水。弘博集团成为湖北省最大的教育投资企业之一。

至此,武大腐败案中两条关键主线厘清,内在的利益链条浮出水面:巴能军是校外学生公寓承包商、及武大东湖分校投资商,江建勤是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即公寓项目的直接管理者,陈昭方则是武大所有基建工程的最终决策者,在武大东湖分校设立与股权转让过程中也很有发言权。3人里应外合,“各司其职、各取所需”。

“不倒翁”根深叶茂

陈昭方、龙小乐案发之前,武汉大学的后勤基建部门早有不少“前科”。

2007年,武汉大学后勤服务集团两位负责人即因受贿被抓。时任集团总经理的朱山河,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业务往来单位人员贿赂20多万元,集团副总经理何力兼任“武大教职工校外住宅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期间,同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60多万元。

后来,主管武大校园网三期工程建设的后勤集团干部成某,以及计算机学院博导郭某,因为在该工程中收受贿赂同时落马。

记者在武大采访期间,经常听到校内人士反映,陈昭方、龙小乐控制的武大后勤系统,已成为以二人为首的小团体牟利的重要工具,校园内众多的食堂、超市乃至小商店、小餐馆和小书店,很多都被他们或他们的家属直接间接垄断,利润丰厚。

比如桂园、樱园项目内一些面积10来平方米的小商店、小食堂,一年纯收入据说可达30万元,以至于很多武大毕业生戏言,毕业后的梦想就是“在学校里开一家小商店”。

一位武大教师家属称,她曾有意承包校内一个食堂,一打听,不算承包费,仅公关活动费用就不得少于200万元。

据武汉另一所高校的后勤部门人士透露,2004年该校和武大同时对校园广播设施进行改造,采购同类设备,该校只花了15万元,而武大却花了足足100万元!

“可能武大校园面积大一些,工程量多一些,但也不至于多花这么多钱吧?”该人士质疑说。

事实上,武大内部涉及陈昭方的举报一直不断,以至于2007年教育部为此专门派出了调查组进驻武大,但经过一番周折后却得出结论,陈昭方“在经济上没有任何问题”。当年朱、何二人归案后,不少武大人也曾猜测,作为分管财务和后勤的副校长,陈昭方难脱干系,奇怪的是他一点事都没有。

有一种说法称,陈昭方之所以能历经“风雨”而不倒,得益于他对局面的控制能力和反财务侦查手段,还有他非同一般的谨慎和敏感。

据湖北某报一位跑教育口的记者透露,2004年,该报曾刊发一篇关于武大清缴学生拖欠学费的报道,尽管远说不上所谓负面报道,但刚刚当上副校长一年的陈昭方,还是迅速向报社“打招呼”要求不能再做后续报道,并严厉责问记者做那篇报道“出于什么目的?”

有目击者称,日前陈昭方被关押后,他的妻子仍然坐着陈在职时的专车前往看守所看望丈夫,由此或者可以想见,至少在武大后勤系统,陈的余威犹在。如果不是这次江建勤和巴能军没顶住检察部门的压力,明年就60岁的陈昭方,说不定还能全身而退。

当前文章:http://85983.szielang.cn/p/w4ka.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01:19

毛主席有几个孩子  五鼠闹东京第二部全集  深圳印名片  乔安山杀了雷锋图片  十四夜  危险关系顾南风书包网  sexoquene,tv 少女日本  黄晓明婚礼嘉宾走红毯  国旗手抄报图片大全  抗日之我为战神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武大“窝案”:“校贪”现形记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鸡西马超和赵云谁厉害_日日顺物流服务怎么样